欢迎浏览大众生态观察网官网!  
公益资讯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生态公益 > 公益资讯

民间河长助力河湖管护(人民眼·生态文明建设)

发布时间:2020-12-05 08:47:02       来源: 人民日报
      夜幕降临,对岸不远处的河湾隐约有小船停靠,传出交谈声。

在湘江湖南省永州市经开区河段,廖芬示意大伙儿停下脚步,使用无人机升空查看、拍照,借着船上的灯光,船头散落的电线、网兜清晰可见——有人正准备电鱼。

无人机的声响惊动了对方,他们强作镇定,强词夺理。廖芬义正辞严:“我们是这一河段的民间河长,无人机拍的照片已传给公安部门,你们必须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听罢,对方随即驾船离开。

提起河长,很多人会首先想到担任河长的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在湖南,还有一批来自社会各界的民间河长,他们参与河湖巡查、环保宣传、环境治理,一些地方也称之为“百姓河长”“河长助手”。
 

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明确要求“拓展公众参与渠道,营造全社会共同关心和保护河湖的良好氛围”。2018年10月,为推动河长制从全面建立到全面见效,水利部出台《关于推动河长制从“有名”到“有实”的实施意见》,提出健全公众参与机制,加强对民间河长的引导,发挥民间河长在宣传治河政策、收集反映民意、监督河长履职、搭建沟通桥梁等方面的积极作用。

近年来,湖南在建立省、市、县、乡、村五级河长的基础上,吸纳公众参与,发挥民间河长在信息收集、观念引导、多元监督等方面的作用,助力河湖管护。迄今,全省已选聘民间河长1.57万人。

湖南省水利厅今年1月发布的数据显示,湖南水环境质量总体持续好转,2019年全省地表水水质总体为优,Ⅲ类及以上地表水考核评价断面达到96.8%,比2017年提高3.2个百分点。

与河长制互补,织密河湖管护网络

永州市祁阳县,是湘江流经里程最长的县之一。

2019年,祁阳县拆除非法占用河道养殖的750平方米网箱,增殖放流鱼苗3600公斤,取缔非法砂石码头24处,复绿面积500多亩。这些工作背后,都有祁阳县居民李顺秀的身影。

近3年来,作为祁阳县民间河长,李顺秀多次与河长一起巡河。省、市环保督察组到县里开展环保督察、调研,也多次邀请她一同参加。“民间河长的身份,给了我发挥作用的舞台。”李顺秀说。

2017年4月,永州市出台全面推行河长制的实施意见,随后在省内率先实行河长与民间河长“双河长制”管水模式,全市164条主要河流均配备“双河长”。谈及这项改革探索的必要性,永州市水利局局长廖荣良说起一件身边事:为劝说自家侄子退出网箱养鱼,市水利局一位干部反复做工作,断断续续几个月才做通。

“做亲属的工作都这么难,何况其他人。河湖管护,需要社会各界一起发力。”廖荣良说,流域的情况是动态变化的,河长巡河,前脚看没问题,后脚一走就可能出问题,“强化河湖管理保护,要走好群众路线,吸收公众参与。”

永州市首先把目光投向专业性的环保组织,希望通过环保志愿者的参与,织密河湖管护网络。2017年9月,永州市政府与湖南省环保志愿服务联合会共同启动民间河长招募项目。

“从环保组织成员到普通的热心群众,都踊跃报名。”湖南省环保志愿服务联合会常务副会长何建军介绍,一年时间,永州市共招募241名民间河长,累计巡护里程6800多公里,反映问题线索547条,开展了14场保护湘江科普展,搭建起市、县、乡、村四级民间河长管理体系。

民间河长带来什么?何建军体会颇深:环保监管更有效了,环保志愿者的工作更顺畅了。

在湘江一级支流潇水河沿岸,过去分布着不少住家渔船。渔民们一家老小生活在船上,生活污水直排入河。永州道县环保志愿者何少军,先前一直呼吁渔民上岸。

2017年9月,何少军被选聘为民间河长。他协助道县仙子脚镇政府对辖区水域的所有住家船只调查摸底、登记造册,一面多次上船劝说渔民,一面协助政府落实保障政策。最终,24户住家渔民在规定期限内全部上岸。

“目前,湖南已全面建立起民间河长与河长互补的‘双河长制’,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民间河长的职责定位也更加清晰。”湖南省水利厅河长制工作处处长周新章说,民间河长是监督员、信息员、传播员,协助并监督河长实施环保治理,收集、反馈河湖环境、流域治理等信息,开展环保宣传,引导更多人参与到河湖保护中来。

既参与河湖治理,也督促河长履职

在长沙宁乡市,不少污水处理厂的建设由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投资。作为运营监管部门,宁乡市住建局希望引入社会力量开展第三方监督,他们找到了宁乡市环保志愿者协会会长、民间河长李可立。

2017年底,拿着宁乡市住建局的授权文件,李可立牵头组建队伍,分成6个民间河长工作小组,计划对当地多家污水处理厂明察暗访。

那段时间,李可立不断向环保、水利等部门工作人员请教:污水处理要经过哪些环节,常见的偷排行为有哪些……同时制定监督办法,多措并举查找问题。6个工作小组不定期对多家处理厂的污水进水口、出水口进行水质取样,并将水样送至外地专业检测部门检测;不打招呼到现场开展突击检查;实时追踪、调取不同污水处理厂连续多个月的用电量数据。

李可立说:“每次明察暗访,6个小组同时行动,相关检测结果同时送检,避免污水处理厂相互通风报信。”

个别污水处理厂最终被查出存在排水氨氮浓度、总磷浓度超标等问题。“我们第一时间反馈给市住建局,住建局立即责令相关企业整改。”李可立介绍,如今这项监督工作仍在常态化开展,“我们每个季度至少对相关污水处理厂开展一次检查,还是明察暗访相结合。”

民间河长的担当作为,也赢得政府和群众的信任。2018年5月的一天深夜,宁乡市一家化学试剂厂发生渗漏,影响到附近3个村民小组的鱼塘和饮用水井。当地政府、企业准备第一时间切断污染源,清除污染物,村民们则担心此举造成证据缺失、影响索赔。

当晚,李可立和几位民间河长,同镇政府相关负责人以及镇、村级河长联手协作。“我们民间河长和政府工作人员都拍了照片、视频,大家不必担心后续赔偿证据缺失”“污染物现在可能还在泄漏,不马上解决,损失会更大”……第二天凌晨,3个村民小组的所有村民同意马上切断污染源。专业的环境治理机构随即入驻事发区域,开展污染检测和治理。

参与环保治理,协助相关部门和河长发现、解决问题,这样的民间河长履职故事,在宁乡市不断上演。宁乡市水利局副局长王智勇介绍,宁乡市29个乡镇街道均已成立了民间河长办公室,选聘民间河长350名,定期开展巡查监督、文明劝导等活动。

在湘潭市,2000多名民间河长担任河湖保护监督员,不定期巡河,上报信息,举报问题,与河长形成治理合力。

冬日的湘江湘潭段,沿岸草木依然翠绿,湘潭市民间河长章超群来此巡查岸线情况。“今天河道内漂浮的垃圾比往常多,建议上游河段查明原因。”打开手机里的湘潭市河长制工作微信平台,章超群上传现场照片、巡查记录、定位信息等,提交管理部门核实处理。

担任民间河长3年来,章超群已经上传了2600多则巡查日志,反映重要环保问题24个。2018年9月,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章超群和另一位民间河长在一处泵站闸口蹲守多日,发现有大面积的油污排出。“我们把照片和信息发送给环保部门,当晚就有人到现场调查取证,固定证据。最终,环保部门责令相关单位立即整改,并处罚款80万元。”

2017年12月,湘潭市出台河湖巡查工作办法及河长制工作微信平台运行细则,民间河长可以随时将巡河信息、发现的问题上报至平台。湘潭市水利局局长刘大平介绍,平台收到问题后会在线派给乡镇河长或相关责任部门联络人,如问题未按时处理,将上传至上一级河长或相关责任部门联络人,直至问题完全解决,才予销号。

“民间河长既参与河湖治理,也督促河长履职。”刘大平介绍,对民间河长所发现问题的处理情况,已纳入各级河长及相关责任部门河长制工作考核,占考核分值的10%。考核实施月计分、季评比,排名靠后的部门,负责人将被市长约谈。

各尽所能、各展所长,促进管护合力

平均每年发现各类问题400多个——这是张一彬的工作成绩单。担任湘潭市民间河长办公室主任、民间河长3年来,张一彬用脚步丈量河流,既发现问题,也做好信息收集、环保调研。

2019年夏天,湘潭市住建局、水利局与湖南科技大学化学化工学院联合开展湘潭市城区黑臭水体调研。作为调研项目的主要参与者,张一彬和其他12名民间河长带着一群大学生,走访调研城区24条已完成治理的水体,对所有入河的污染点位一一标注。

“调研要为政府决策、水体后续治理提供依据。每一条水体,我们都坚持从起点走到终点,实地踏勘采样,查看每一口排污窨井、每一处暗管暗渠,摸清摸准水质状况、污染来源等第一手资料。”张一彬说。

下足绣花功夫,张一彬和团队成员发现:个别水体虽已经过治理,但由于片区污水管道缺失、雨污管道错接漏接,仍存在生活污水、施工工地泥水直排入河等问题。“事后,我们绘制了一张水体污染点位地图,形成了湘潭市城区水体污染调查阶段性报告,为相关部门开展后续治理提供参考。”

“结合调研报告内容,我们更有针对性地加强了对相关施工单位排污行为的管理监督,现场踏勘、整改、治理雨污管网错接、漏接、混接点206处。”湘潭市住建局副局长颜星说。

像张一彬一样,陈豪也尽己所能履行民间河长职责,当好政府部门的“治水参谋”。

长沙县捞刀河与白沙河交汇处的水塘垸河堤沿岸,满目翠绿,沿途还设置了自行车道、景观道、阳光草坪,与上游河段水泥钢筋构筑的老堤防形成鲜明对比。

2018年9月,作为水塘垸河堤的规划设计者,深圳市水务规划设计院股份有限公司湖南分公司负责人陈豪提出“打造低环境影响的水利工程”的设计方案。但政府部门担心,采用该设计方案,防洪能力会不会下降,建设成本会不会上升?附近居民则关心大堤堤面过去可以正常行车,改造之后会不会造成出行不便?

“站在普通设计师的角度,把这些意见照单全收就可以了。但作为长沙县一名民间河长,我觉得应该做得更多。”陈豪带着团队成员对捞刀河等流域开展生态调研,摸清流域生物群落,测算改造成本,细化设计方案,“确保不影响河道原貌、防洪功能,同时将对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

既当调研员,也当宣传员。陈豪先后7次到附近的水塘垸村开展科普宣讲、收集群众意见。“我们把设计效果图打印出来发给村民,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讲解生态水利理念,并同村民代表开会讨论,根据群众诉求改进设计规划,增建一条上堤道路,方便群众出行。”

不久,一个兼顾安全、环境、成本等多方面因素的设计方案得到认可并顺利实施。“为保护一棵130年的香樟树,我们在修建沿河道路的时候专门绕了一个小弯。现在很多市民在那里休闲、拍照。”陈豪说。

如今,陈豪经常走进校园、社区,义务讲解河湖治理知识。在陈豪的影响和带动下,他的9名同事也成为民间河长。

“陈豪和他的团队常年关注、调研捞刀河流域的生态治理,一些设想建议,对我们工作很有参考价值。”长沙县河长制工作事务中心主任吴波说。

周新章说,越来越多的民间河长各尽所能、各展所长履职尽责,促进了河湖管护合力的进一步形成。

完善选任、培训、管理机制,保障规范履职

这几天,40岁的宁乡市沩山乡农民杨宗平驾着快艇来回巡查沩水源头的河道和水库。清澈见底的水面上,水鸟在船后低空飞翔,伺机捕捉被搅动到浅层的鱼虾。

“以前是小铁皮船,在河段巡查一次要两天,现在改乘快艇,一天就够用。”杨宗平说,“宁乡市民间河长办公室出资为我们配备了新船,还组织了驾驶员培训。”

“民间河长多是兼职担任,坚持自愿、无偿的原则,但开展日常工作还是需要经费保障。”周新章介绍,湖南多地已将相关经费纳入年度财政预算。

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保靖县民间河长陈晓珍组建了一支有5名成员的护河队,长年无偿清理酉水河上的垃圾。2019年初,保靖县政府与护河队签订合作协议,给予适当补助,健全酉水河道垃圾打捞长效保洁机制。如今,陈晓珍更新和改造了原有设备,护河队发展到18人,负责保护的河段也从8公里延伸到57公里。

民间河长的选任、管理制度也在探索中不断完善。

在湘潭市,民间河长的选任要经过严格的筛选。报名者要具备在河湖周边开展巡查的身体条件,能熟练使用智能手机完成拍摄、上传图片和视频等,有环保工作经历或熟悉水环境、水生态保护专业知识的优先考虑。张一彬介绍,报名人员经过相关部门审定、培训后,方可取得“湘潭民间河长工作证”。

湘西州水利局局长彭武学介绍,湘西民间河长由县市河长制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统一聘任,颁发“民间河长聘任书”。“各县市每年还会开展优秀民间河长评选。3年来,全州共有27名民间河长受到表彰。”

“有的民间河长履职之初热情很高,慢慢地,热情退了,工作参与少了,作用发挥也小了。”张一彬说,湘潭市民间河长办公室对民间河长履职情况实行动态考核、管理,“我们每年会评选出20名优秀民间河长,也会劝退调整部分履职不到位的人员。”

“不少市、县、乡都成立了民间(百姓)河长办公室、民间河长行动中心等机构,或依托专业性环保组织成立,或由政府部门指导专业性组织牵头组建,在当地相关部门和各级河长办公室指导下,负责民间河长队伍的选任、考核、管理。”周新章介绍,“省河长制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将民间河长的选任、管理等工作,纳入对各市州河长制工作的考核内容,确保管理到位。”

既规范引导,也加强培训。永州市举办的一场民间河长能力建设培训,让何少军开了眼界:“省内知名环境保护专家现场授课,内容涉及水环境现场调查、环保项目资金的规范管理、环保法律法规讲解等方面。”

规范管理,让宁乡市喻家坳乡民间河长蔡丹凤更加尽心尽力。秋收时节,她一直义务帮助附近村民收集、销售秸秆,“卖给养牛专业户制作饲料,这是减少秸秆入河的好办法。”

蔡丹凤在村里经营一家快递网点。今年“双11”购物节最忙的时候,她花钱请人打理快递点的生意,但仍挤出时间坚持巡河。望着眼前清澈的河流,蔡丹凤谈及当初竞聘民间河长的初衷,“为了这一河碧水,值!”

大众生态观察网 环境科学、生态学的网上家园
冀ICP备2020026903号-1  技术支持:蓝点网络  
Copyright © 2010-2018